在6.9之前这个人的任何开头都不能保证有下文

【一八】大甜饼(一发完)

不知道什么玩意儿的短打,在草稿箱里翻到很久以前写的。

分享一个装深沉的老八和一个甜党老张。

后续将以论坛体出现!



    长沙城怪事年年有,今年特别多。


    那天一早齐铁嘴又叼了个萝卜被拎进布防官的大院,饱含着不满和对将要看见的任何事的毫无期待。


    “八爷,你不算算佛爷这次找你干啥?”


    “不算。”齐八嚼着萝卜口齿不清却斩钉截铁的回答,他偏过头瞅了瞅张日山的脸色,奇怪这小子今天怎么出了事还有兴致和他耍花腔。


    “那您待会儿看见了别惊讶。”


    算子忍住了个白眼,暗想如今是看见天上掉下来个秤砣砸了他们家天花板一个窟窿发现地下埋着驮着碑的神龟他都不会惊讶,不过要是那龟肚子里还有字条写着大楚兴还可以考虑一下。


    属蛇的副官的表情一直很揶揄,就是不肯泄露实情。等到了张家齐铁嘴都没看出任何不妥,那屋子宅子一个个顶都安稳着。


    可等人把他里三外三领到后院去,他就一眼发现了不对。这院子还是佛爷家的院子,可院子里多出了个没法让人忽视的东西,张启山就站在那东西边上。


    “哎哟佛爷,您也好兴致。”齐铁嘴认认真真的赞叹道,“用搬山术挪了这么大一块饼子,长沙城就算是闹了饥荒也不愁了。”


    可张启山完全没听见一样,捏着下巴抱着胳膊在那东西边上沉思,等人到了近前看也不看一把抓过来就指着前面让人看,算子给他抓得龇牙咧嘴,凑近了看了眼。


    “这面磨得好,皮儿看着都剔透。”看完之后他评价道。


    张启山转过脸,用一种很恍惚很玄妙的语气开口:“算命的,天上掉个馅饼算是什么征兆?”


    齐铁嘴想了想,中肯的回答:“福兮福兮,祸之所伏。绝对是大吉,要不然就是大凶。”


    他瞥了眼副官,发现对方没朝自己这儿看过来,才略微松了口气。他自认表情控制得很好,但谁知道张家人的理解力是从哪个层面出发的。


    这是个什么情形。天上掉了块饼下来,还大得出奇,一端把屋子一侧的窗户捂得严实,另一端就快要翻出院墙外面,就连厚度都有小半个人高,壮观程度不亚于前面杵着的那尊大佛。


    要是当年那几个被佛像吓到的人看到这情形,他的诨号就不会是张大佛爷而是张大饼了。


    张大饼听了这话很鄙夷的看了他一眼,决定让人先把饼子剁开,一来可以排查里面有什么东西,二来还方便搬运。


    结果一刀下去里面流出来白花花的糖稀,瞬时间空气中甜的都能拉出丝来,面食蒸出的香气温吞的混在里面,只闻味道几乎便让人腹饥。齐铁嘴一早上只啃了根萝卜,现在看着觉得说不出来的生津。


    “要不你去尝一尝试试?”张启山望着他,还是很恍惚的样子。


    算子看他上身只穿了衬衫挂了件背心,想必一早就看见了这情形也没顾上吃饭,这会儿不知道是不是准备拿他试毒,当即摆手:“不用了不用了,我吃咸的。”


    这话说出来却是不对,张家是北边来的,湘菜又是以辣为主。难不成佛爷有什么隐藏口味,憋屈了这么多年终于憋不住了?


    就在这时墙头窜上来一只趾高气昂的黄斑老猫,许是被香味吸引了,大摇大摆顺着墙沿转悠了一圈,没人注意时一个俯冲,扯下一块饼饵就腾跃而起,落回墙上洋洋得意的吞了起来。


    几个人一齐抬头望去,看着它神气活现的吃完,嗤笑着咧开嘴叫了一声。


    “猫怎么会爱吃甜的呢?”齐铁嘴不禁。


    张启山闻言轻咳了一声,没有搭话。


    这第一块大饼,在确认能吃后被炖成了甜粥泡馍端到城隍庙前布施,齁死了半个城的乞丐。




End.

评论(7)
热度(62)
© 齐三缄。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