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6.9之前这个人的任何开头都不能保证有下文

【一八/副四】[论坛体]当年长沙天降大饼的真相(一)

阴间设定,不要随便提起一个死者生前的名字,因为那样就会立即将他召唤到你身边。这个故事的起因在这里。

高考前向全员祖宗们低头求保佑。


[论坛体]当年长沙天降大饼的真相01




阴司社区论坛>0220059区>新逝者答疑解密板块


1L 鱼不在我这里

Rt.这个问题生前困惑我30多年了,求当年的前辈们解答!


2L.

发现同城!


3L 切开黑

同城+1!!


4L

同城+2!!!

话说长沙人在这个区不是很常见吗你们为什么要装得很吃惊的样子?


5L

同城+3!!!!

是啊目测大部分还有可能在同一年死的。


6L

同城+4!...

【一八】大甜饼(一发完)

不知道什么玩意儿的短打,在草稿箱里翻到很久以前写的。

分享一个装深沉的老八和一个甜党老张。

后续将以论坛体出现!


    长沙城怪事年年有,今年特别多。


    那天一早齐铁嘴又叼了个萝卜被拎进布防官的大院,饱含着不满和对将要看见的任何事的毫无期待。


    “八爷,你不算算佛爷这次找你干啥?”


    “不算。”齐八嚼着萝卜口齿不清却斩钉截铁的回答,他偏过头瞅了瞅张日山的脸色,奇怪这小子今天怎么出了事还...

【一八/黑瓶】印堂发黑(二)

书中鬼魂张和作家八,经纪人黑和外卖小哥瓶。这大概归算个喜剧故事。

前章在


二.纸上得来终觉浅




    齐铁嘴轻车熟路的走进街角那家名字奇怪的咖啡店,推了下眼镜抬了抬眼皮四下打量一圈,就瞄见最边上角落里自己常坐的位置不甚意外的仍然空着。他又推了下眼镜,拎着电脑包径直走了过去坐下。


    他的动作不急不缓,从容得实在好似在家,从包里把电脑拽出来插上电再打开。一个看起来未成年的实习服务生已经走了过来,笑嘻嘻的将杯子推到他面前。...


【一八/黑瓶】印堂发黑(一)

曾经写过两张然后发现已经无语凝噎的那个鬼魂张x作家八。垂死病中惊坐起,之前写的都辣鸡。试图改过。

再带上残障组经纪人黑和外卖小哥瓶。


一. 智勇多困于所溺


    齐铁嘴敲完最后一个句号,顺手就把笔记本盖上了。屏幕的荧光在缝隙处亮了一阵,才缓过来暗了下去。他在一片漆黑中空洞的盯着天花板忘了一会儿,脑子里想得全都是这会儿应该出个什么响动,哪个角落里该蹦出个什么牛鬼蛇神。


    都说好的灵异写手要先吓到自己才能吓到别人,按照这个标准来看他要算是最末流的那一类。...


【一八九五/黑瓶花邪】La Mala Hora恶时辰(二)全员灰化,设定内详

九门带盗墓全员灰化,涉及cp大概有张家x齐家,解家x吴家。

边缘城市设定,底子里职业不变。前一章在这儿

别名应该叫吴邪之死。


你们没来以前,这里和别处一样,像堆臭狗屎。现在,更是比哪儿都糟糕。



06.


    吊灯被风吹得打转,每转一下就会发出一声金属碰擦的呻吟。因为布满潮气而囊肿的天花板不堪重负,随时都有滴落几滴混合石灰的脏水的危险。一个老人坐在灯下,用摇摇欲坠的眼皮数着圈数。


    这是张家的私狱,要比镇监狱条件好些,但也更难出去些。有很多人在不知道什么时候被押进了这里,...

【胡靖】满腹草稿皆荒唐

年贺。标题的意思是“我说谎打草稿了啊!”


01.

    胡八一是被元旦夜里的炮仗声吵醒的。


    他被吵得睡不着,并且有些莫名其妙,穿上裤子提着把扫帚出去乱逛的一圈,就看到了筒子楼前两个年轻小娃娃前面一大片的红纸屑。


    他有意去提点后辈,告诉他们背上墙面就贴着禁燃的标记,可这时候困劲又上来了,他打了个哈气,并因此灌进去一大口冷风,眼见着小年轻手上没有更多的挂炮,便原样的提着扫帚又回去了。...


【一八九五/黑瓶花邪】La Mala Hora恶时辰(一)全员灰化,设定内详

九门带盗墓全员灰化,涉及cp大概有张家x齐家,解家x吴家。

边缘城市设定,底子里职业不变。暗搓搓塞个目录在这里。

别名应该叫吴邪之死。


你们没来以前,这里和别处一样,像堆臭狗屎。现在,更是比哪儿都糟糕。


01.


    “我将永远留在你的梦中,直到死神降临。”


    吴老狗打了个哈欠,将诗集翻到下面一页。这个时候厅里的挂钟发出沉重的呜咽声,足足敲了五下,这让他想起风刮过墓道的响动。


    这是个比喻,就像他现在拿着的这本手抄诗集的...

【一八】一八七四(短,完)

梗如题,有一点私设和架空,原著内容出没。

全篇第一视角,这或许是个有点疯的故事。

暗搓搓塞个目录在前头。解析已出。


    零


    我做过一个梦,和那些杂乱无章的其他的梦不一样,我做过很多次那个梦。在梦里时一切都是很清晰的,但醒来之后却快速的忘却,只留下一点破碎的带有强烈暗示性的思维符号。


    在我很小的时候起,我的梦就可以预知一些将要发生的事情,这很神奇,但或许在某些程度上是可以解释的。可只有这个梦,它出现的时候和它昭示的内容相隔得太远了,...

© 齐三缄。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