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6.9之前这个人的任何开头都不能保证有下文

【胡靖】满腹草稿皆荒唐

年贺。标题的意思是“我说谎打草稿了啊!”




01.

    胡八一是被元旦夜里的炮仗声吵醒的。


    他被吵得睡不着,并且有些莫名其妙,穿上裤子提着把扫帚出去乱逛的一圈,就看到了筒子楼前两个年轻小娃娃前面一大片的红纸屑。


    他有意去提点后辈,告诉他们背上墙面就贴着禁燃的标记,可这时候困劲又上来了,他打了个哈气,并因此灌进去一大口冷风,眼见着小年轻手上没有更多的挂炮,便原样的提着扫帚又回去了。


    躺回床上被窝还是热的,冻得一身的寒气不久就暖了过来,他本来就是火旺的年纪,二九天也没觉得多冷,迷迷糊糊很快又入了梦,梦里有个龙袍衮冕的古人,瞪着双眼睛朝他讨东西。


    胡八一也瞪着他,瞪了半天觉得那身衣服很眼熟,他一直想到了第二天一早,一明白过来就出了一身冷汗,这衣服是在一个墓里的壁画上见过的。


    “那斗你胖爷我可有印象,咱不是奔着个将军王侯的墓去的吗,没想到捞到的是个皇帝的老窝。说起来那封建老地主可真够磕馋,把自己的档都拉低了一大截,还吹我们的灯。”


    王凯旋喷着煎饼屑子津津有味的回忆起来,那个墓他们最终没能走完,他还懊恼了好一阵子,可也只好作罢。胡八一顺着他话头一回忆,就也想了起来。


    “你懂什么档,你就认得裆。那个修墓的人的风水造诣远在我之上,就算不吹,我们也未必能见到主棺。”


    “我们都没见过他,也把东西还了。隔这么多年了他又有啥想法?我说老胡,这皇帝老儿心胸忒不宽广。”


    “你说话小心点,”胡八一瞥了他一眼,心里却记挂起另一件事,“人家可是显过灵的,不高兴了今天晚上就去找你。”



    可惜那位鬼皇帝不仅不宽广,可能还有点一根筋,第二天晚上仍旧就入了他的梦。梦里皇帝还是瞪着眼睛,比之昨天显得有些急切,摊着手掌向他要那样东西。


    胡八一低下头,看着那手上白葱一样细长的手指,突然就想拉过来握住。这个动作太没道理了,可他觉得人做梦本来不该循什么道理,所以照做了。


    鬼魂吓了一跳,忙将手抽了回来,拧起的眉梢带着几分怒意,竟然一时间忘了质骂。


    “你副室的大兄弟吹了我们的灯,我们可什么都没拿。”他的神色里相当无辜。


    “其他两个没有拿,你却把东西塞在了衣袋里,朕看得清清楚楚。”皇帝的语气里压抑着愤忿。


    胡八一知道理亏,就闭上嘴巴不和他讲理,心里觉得这个皇帝生前一定有个好脾气,能和自己缠这么久。



    这一觉他睡到日上三竿,王胖子掺和上了隔壁家小姑娘,非要和人家学包饺子,擀出的皮子又大又厚足足可以做肉夹馍,刚刚才被撵了出来,正坐在桌边上叹气。


    “嗬,你从哪儿买来的新疆馕饼!”他口不对心的惊讶了一句,走到窗户边上瞅着外面的太阳,暖光舒舒服服的照在他身上,好像可以把所有阴森晦气的东西都化掉,很真实也很虚幻。


    说真的他不觉得梦里的鬼很可怕,但也没闲情专门跑过去给人家送还明器。摸金校尉没这么做的。


    胖子不懂他这些内心纠葛,抱着碗豆汁喝得带劲,还哼起大坂城的姑娘屁股大,不过哼了几句就不哼了。倒不是因为发现自己哼的词有问题,是发现了胡八一身后有个鬼影。


    鬼影一身玄素,绸子的金线在阳光下发亮,他一副和平且执着的面孔,没有半点对白昼的畏惧。


    “朕觉得这两日来已经说得足够清楚了,明抢暗夺实非君子之道。”他开口是不太标准的普通话,其间夹杂一两个古音,听起来和南京话有点接近。


    胡八一在回头看到他的一瞬就怔住了,也不是因为这个鬼长得多惊世骇俗,而是他身上散发着不同于往常在墓室甬道里流窜的鬼气,而是带着强大威压的龙气,压抑暗伏着杀伐夺命的戾气。


    梁武帝。他在心里默念,第一次将这个修长寡淡的身影和古画上威严阴郁的帝王联系在一起。


    鬼魂向前一步,目光紧紧盯着他胸口的衣袋。窗户外面依旧喧锣人声,里面却静的针落有声。


    “望先生尽早归还。”


    叮铃的门铃响起,屋子里两人仿佛突然回过神来,门外shirley杨拎着白花花一个大塑料袋,里面全是对两个大老爷们过日子的慰问和同情。她看见开门的人的神色也是一愣,抬步进来在屋内看了一圈,感觉有些莫名其妙。


    王胖子却是很高兴,恨不得把她抱起来转圈:“杨参谋长,你真是人民的大救星!”


    可是杨参谋毕竟是独立且强悍的女性,抱起来转圈还是有失体统,所以他们最终坐到了桌子边上讨论起这事情的来龙去脉,shirley杨看见桌上放了块披萨的面饼,有些惊讶他们居然对外国食物产生了兴趣。


    “好你个胡司令,人面兽心背叛人们,居然还私藏了一个。怪不得人家天天要和你梦中私会。”王凯旋知道始末后痛心疾首。


    从衣袋中取出的那块黑石,石头还不到手心大小,表面并不平整,状似勾玉,看起来算不得市价高的明器,反而说不出的怪异,还有点丑。


    shirley杨皱着眉头建议道:“我们遇到过粽子很多,也比较有办法。可鬼魂却是个未知数,况且本来就是人家的东西,还回去也在理。”


    胡八一点了点头,却说:“这石头长得非常古怪,我们还是去找些相关的资料。顺便了解了解这位梁武帝的来头。不然万一我们诚心送还,人家太好客把我们也留下了就不好。”


    理由充分,各自动身,黑石还是由胡八一揣着。临走的时候shirley杨欲言又止的看了他一眼,最终还是提了一句:“老胡,我觉得你有点怪。”


    “长在那石头外面坑坑洼洼的是熔壳,这应该是块陨石。很多陨石都有些放射性的物质在里面,会对人产生影响,你要小心,别长期贴身揣着。”


    他很虚心的点了点头表示受教,却没觉得自己哪里奇怪。他拿出兜里的陨石,就是觉得不太想交还回去。


    不想还。这个念头吓了他一跳,这种惹祸上身的行为真的不符合他的性格。


    发觉自己真的受到了影响,他有意将石头拿到别处安置,却神使鬼差的又送回了口袋。


    还有就是,他一直能感受到背后灼烫脊梁的目光,那个鬼魂一直没有消失,在他家里满屋子游荡了一会儿后又走回了他身后。他按照传统说话忍耐着不回头,可却觉得除了他之外,胖子和shirley杨都没看到这么个家伙在家里显形。




    Tbc.


求评?


一个脑洞,估计没有后续了。

评论(9)
热度(30)
  1. 于心归处齐三缄。 转载了此文字  到 花吐症
© 齐三缄。 | Powered by LOFTER